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成功案例 >> 文章正文
明法析理指点迷津 诈骗重犯获得缓刑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赵学强律师  来源:  阅读:

                             吴某某诈骗一案成功辩护案例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某某,男。197358日生,原系北京国联视点文化发展中心员工。因涉嫌诈骗罪,于2007828日被海淀区公安局逮捕。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于200885日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检察机关起诉书指控:20074月到8月,被告人吴某某与葛某、肖某、蔡某、陈某、伙同孙某、陈某等人,谎称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合作促进会和国家高级人才申报管理办公室联合开展“筹建国家高级人才数据库增选行业终身研究员暨确认百名构建和谐社会新闻人物金鹰奖”活动,并以邀请被害人参加,收取综合费用的名义,骗取庄玉成等194名被害人共计465480元;其中,吴某和葛某参与诈骗194起,涉案金额为465480元。吴某、葛某等人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构成诈骗罪,其中葛某、吴某诈骗数额特别巨大。

二、辩护观点

赵学强律师出庭为吴某做了罪轻辩护。主要辩护观点为:

1、吴某是从犯,不是主犯。吴某在多人诈骗犯罪中所起作用虽很大,但远小于葛某。葛是这起诈骗犯罪的提议人,是起组织领导作用的领导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在犯罪总额46万中,有多笔是葛直接安排其他被告人实施的,吴并不知情。具体的诈骗方法都 是葛某传授的。印制研究员证书、开立银行账户、租用邮局信箱行为,都是葛某实施的,吴某并未实施。吴某只是根据葛某的安排,观察家邮局取回客户资料、领取汇款、给客户邮寄证书,

2、被告人吴某具有揭发检举立功表现,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3、吴犯罪后表现好,积极退赃,适用缓刑不至于再危害社会,建议判处缓刑。

三、法院判决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08)海法初字第2368号判决认为:被告人葛某、吴某、肖某、蔡某、孙某、陈某、彭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骗取多名被害人财物,其中葛某、吴某骗取数额特别巨大,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肖某、蔡某、孙某、陈某、彭某诈骗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对于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结合本案七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本院认为:第一,被告葛某系提议者,虽不直接参与实施诈骗行为,但系其他同案犯的领导者,在共同犯罪诈骗中实施了教授诈骗方法并提取提成,印制研究员证书,开立银行账户,租用邮局信箱等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第二,被告人吴某与葛某共同预谋并注册了北京国联视点文化发展中心,共同负责取回客户资料、领取汇款、给客户邮寄证书以及分配利润,后期负责邮寄牌匾,同时担任主管,并对其他业务员有培训行为,其在共同犯罪中相对于葛某作用较小------本院各被告所参与诈骗数额进行计算,但鉴于被告人吴某相对于葛某作用较小,应认定葛某为主犯,吴某为从犯。吴某到案后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本院对被告吴某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对其辩护人的相关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被告人吴某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第二十五条一款、第二十七条、第六十八条一款、第七十二条、第七十三条二款、三款、第五十三条、第六十四条规定判处:被告人吴某某犯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罚金人民币六千元。(被告人葛某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二万元,对其他被告均作出一至二年有期徒刑判决)。

四、办案心得

本案是一起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诈骗案件,按照我国刑法规定,如无法定的从轻、减轻情节,起刑点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最高可判处无期徒刑。被告人意味着失去最少十年以上人身自由,在监狱中度过十余年春秋。这对于被告人及家庭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律师接受委托后,通过会见被告和与公安机关沟通,对案件分析基础上理清如下思路:本案涉嫌诈骗基本事实是清楚的,被告人吴某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除葛某外远比其他犯罪嫌疑人大,与葛某相比,在主次地位和作用方面,并没有明显的区别;该案诈骗数额按刑法规定属特别巨大,可能判处的刑期在十年以上至无期徒刑。

根据理清的问题,律师重点抓住以问题作为突破口:一是在法律规定中争取法定从轻减轻情节,同时不放弃可以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并使从轻、减轻情节最大化。二是既抓住在已发生的不可回避的犯罪事实中客观存在的法定或酌定的从轻、减轻情节,如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是否从犯、初犯、平时表现。更要注重犯罪事已发生犯罪嫌疑人被羁押后,人为创造的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的事实。三是要对所有从轻、减轻情节进行权重分析和可行性进行分析。不放过任何对犯罪嫌疑人有利的情节,同时做到重点突出。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法定的从宽处罚情节包括从轻处罚、减轻处罚和免除处罚。在本案中,对吴某而言,从犯是“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的”法定情节,重大立功表现,属于“可以从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法定情节;认罪态度、主动退赃、初犯是可以从轻、减轻处罚的酌定情节。本案数额特别巨大,即使是从犯、初犯和积极退赃,有比较好的认罪态度,也只能是比照主犯从轻处罚,刑期也不会太低,不可能在法定刑以下判处。因为刑法第二十七条规定,对从犯的量刑原则首先考虑的是从轻,然后才是减轻,无极特殊情况,是不会减轻处罚的。而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的对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可以减轻、免除处罚。”量刑时首先考虑的是减轻。可见,在无自首情节和没有完全行为能力人犯罪情况下,重大立功表现,是犯罪嫌疑人获取轻刑甚至获取自由的唯一有效法律途径。

根据以上权重对比分析,律师做了以下工作:

1、在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的侦查阶段,与犯罪嫌疑人加强沟通,为实现犯罪嫌疑人权利最大化打下良好基础。会见中,律师针对吴某提出让律师转告家人找某某人帮助捞人的请求,明确表示本案不是无罪案件,捞人是不可能的。从法律和社会现实角度,教育犯罪嫌疑人认识自己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和严重性,可能要承担的刑罚,放弃对抗和托人捞人不切合实际的作法,指出认罪是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前提,在犯罪事实清楚,基本证据充分的案件中,不如实交待犯罪事实的,是不可能得到从轻或减轻处罚的,促使其如实交待犯罪事实,积极配合公安机关办案,为在审查起诉和审判阶段罪轻辩护,打下了良好基础,也与办案机关建立了良好的沟通关系。

2、讲明刑法规定,分析吴某在案件中存在的从轻、减轻有利情节。讲明认罪态度好并不是办案人问什么承认什么,而是实事求是,没有的不能承认,更不能替人揽责,防止出现被告人作出不利于自己的罪重交待成为主犯的可能。讲明什么是主犯和从犯,二者在共同犯罪中承担的不同责任。劝吴某筹款退赃,这些都得到了吴某及其家人的积极配合。

  3、促成犯罪嫌疑人重大立功事实成立。

在对吴讲解法律上的从轻减轻情节后,重点指明在诈骗数额特别巨大的重大刑事犯罪事实前提下,要想得到最轻的处罚或者重获自由,唯一的办法就是有揭发检举他人犯罪重大立功表现,而这种重大立功事实要得到法律上的承认。其途径是从看守所在押人员中挖掘,主动与看守所工作人员沟通,配合公安机关狱侦,保证挖掘的犯罪线索及时反馈给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对此进行侦查。在侦查阶段吴某共向侦查机关揭发检举了四起重大犯罪,经公安机关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二起,另两起正在侦查中,此重大立功事实为成功辩护提供了法律上的保证。

4、在审查起诉阶段,注意与公诉机关沟通。

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律师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审查起诉案件,必须听取律师意见,特别是从轻、减轻、无罪的辩护意见的要求,积极向公诉机关提出建议并的供书面材料,讲明吴某从轻、减轻特别是重大立功表现情节,引起公诉机关重视,主动进行核实。公诉机关办案人员对此非常重视,向公安机关了解核实,并要求看守所出具了相关证明。

5、充分发挥庭审辩护作用,析法辩理,大胆提出缓刑意见

 律师办理刑事案件,最重要的通过庭审调查中的发问、质证和辩论,说服法官接受辩护意见,实现被告人利益的最大化。在庭审调查和辩论阶段,律师紧紧围绕被告人在共同犯罪中主次作用和揭发检举他人犯罪重大立功表现法定减轻情节和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的酌定情节方面进行论证。在确定论证事实的基础上,对被告人在犯罪事实和诉讼过程中的表现,结合法律规定宽严相济、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司法政策和党的国家倡导的和谐司法的理念,提出对被告人吴某适用缓刑的建议。对此建议公诉人未提出异议。法院判决时采纳了辩护律师的辩护意见,认定葛某为主犯,吴某为从犯;吴某到案后检举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经查证属实,有立功表现,且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对被告吴某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

    本律师认为,此案辩护是成功的。

注:被告葛某被判处诈骗罪有期徒刑十二年,其余被告分别被判处一至二年有期徒刑。

 

 

 

 

吴某诈骗一案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岳成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吴某亲属的委托,指派我担任吴某涉嫌诈骗一案的辩护人,依法参加诉讼,履行辩护职责。接受委托以后,辩护人多次会见被告人,认真研究了起诉书,详阅了检察机关移送的所有证据材料,刚才又参加了法庭调查,听取了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为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协助合议庭准确认定事实,正确适用法律,现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希望法庭能够予以采纳。

一、被告人吴某不应对全案数额承担刑事责任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吴某只应对自己参与的犯罪部分承担刑事责任,而不应对本案全部涉案数额承担刑事责任。本案全涉案诈骗总额是465480元,在这一总额中包括主犯葛某、从犯肖某、肖某各自单独做的部分和吴某独立做的部分。本案诈骗结果不是由同一公司成员完成的,而是由多个人独立完成的,除主犯葛某外,行为实施人都是自负盈亏的,相互间不发生经济联系。起诉书认定吴某的身份与其他被告一样是公司员工,也就是说并不是公司的负责人,不具有对公司管理职能,葛某和肖某及蔡某独立完成的部分,当然与吴某没有任何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对共同诈骗犯罪,应当以行为人参与共同诈骗的数额认定其犯罪数额,并结合行为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作用和非法所得数额等情节依法处罚。据此规定,吴某不应对全案诈骗犯罪数额承担刑事责任,只应对自已参与诈骗犯罪部分承担刑事责任。上述观点,可由下述证据说明:

 吴某2007829日供述:“我当时雇了3个业务员,分别是李一波、刘红、蒋海林。这三个人归我直接管理。在北京国联视点文化发展中心公司,我和肖某分别管几个业务员,他开展他的业务,我开展我的业务------我公司好比是总包和分包的意思,葛某是总包,他拿业务提成,自己开展业务,我和肖某还有一个好像叫肖某的,我们是分包,业务员最底层的,只拿提成。”在分配方式上吴某交待:我和葛某约定,每笔业务我拿走55%,葛拿走45%,业务员的钱由我支付。我分管的部门干了2个月,骗了六、七万元钱。做业务我挣了3万多元,不做业务这段时间我挣了1万多元。”这里的每笔业务,是指由吴某经手的业务,不是指全部的业务。

被告人葛某交待:每笔业务额者是汇到我开设的账户里,因为他俩的材料是我提供的,每次骗的钱我经手,然后再交给他们应得的。我和吴某的业务员肖某也谈过,也是55%的分账,现他自己单干了------肖某是我公司主管,他负责管理他手下的业务员给业务员开资。肖某有自己的公司,他是我们公司的代理商,他做的业务和我公司的主管一样,他的办公地点在海淀区巨星大厦。另外,还有一个叫王辉的,他手下有两个业务员,王辉和肖某是一样的情况。干的事和分钱的方式都一样,他在海淀区田村办公。是王辉问我有什么好的项目,我便介绍给他了,他从20075月中旬开始干这事,做到七月份就不干了。” 另外,我和吴某各自还有一摊,他手下有几个业务员。在525或者526房间。

肖某供述:我的工作地点在石景山万汇源宾馆525房间。我和葛某、吴某是合作关系。葛某负责给我提成钱,告诉我怎么做,这个业务 也是他提供给我的,我自己找了三个业务员------我手下业务员所联系的业务款中45%给葛某,我留下55%,我再从中拿出25%给业务员,自己留30%

蔡某供述:20076月一天,我给葛某打电话,问有什么项目可以一起做,他就介绍这个项目。我们商量好做成一笔生意他提成 40%,剩下60%是我自己的,所有骗来的钱都入他公司的账,之后葛某再分给我钱。这样我就吩咐我手下的三个业务员开展这个业务了。我是公司法人,办公地点在海淀区复兴路巨星大厦。一共做了4笔业务,葛某只给我5000元钱。

上述供述,充分说明被告人吴某不是公司的管理者,其他人从事的诈骗行为是独立完成的,与被告人吴某没有关系。吴某不应对全案涉案总额承担刑事责任,只应对自己参与诈骗的8万余元承担刑事责任。

二、起诉书认定吴某参与诈骗194起,诈骗数额465480元,证据不足。

本案没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吴某参与了194起诈骗事实的证据,主要是依据主犯葛某的供述。葛某多次交待:我和吴某负责到邮局取对方寄来的资料,到邮局和银行取对方寄来或汇来的钱,然后再给对方寄证书。我俩一块算账,是哪个主管的业务就给哪个主管提钱,除去成本,余下的利润我们给肖某提55%,给肖某提60%,剩下的钱我和吴某均分。这一交待与事实不符。一是与各参与本案的各被告人交待矛盾。在参与作案人口供中,均证明是葛某负责分钱,并没有证明吴某与葛某均分利润款。二是葛只提出与吴某分利润款,并没有提出作何证据证明。卷宗内也并没有证明吴某与葛某分利润款的证据材料。三是葛某所供除去成本和给肖某、蔡某提成外,剩下的钱与吴某均分与事实不符。吴某并没有与葛某共同租房,没有与葛共同经营公司业务,根本不存在葛所说的除去成本问题。石景山区万汇源宾馆523524两个房间是吴某个人租的,并不是北京国联视点文化发展公司的办公用房,与葛某没有任何关系,葛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地点。

三、建议对被告吴某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1、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并具有立功情节。

从本案卷宗可以反映出,被告人吴某到案后即如实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口供始终是一致的,没有避重轻隐瞒犯罪事实问题。在会见时,其反复向辩护人表示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的悔罪,愿意退还赃款,减少受害人的经济损失。在看守所接受审查期间,遵守监规定,并积极配合看守所工作人员的狱侦工作,向公安机关检举揭发了多起重大抢劫、盗窃案件,并配合公安机关获取关键证据。现有两起重大盗窃案件已查证属实,另数起线索公安机关下在调查。海淀区看守所向法庭提交了吴某检举揭发立功的证明和对其从轻减轻处罚建议材料。

2、在共同犯罪中系从犯。

吴某在共同诈骗犯罪中,不是起组织领导和起主要作用,所起的只是次要、辅助作用,不是主犯。吴某在多人诈骗犯罪中所起作用虽很大,但远小于葛某。葛是这起诈骗犯罪的提议人,是起组织领导作用的领导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在犯罪总额46万中,有多笔是葛直接安排其他被告人实施的,吴并不知情。具体的诈骗方法都是葛某传授的。印制研究员证书、开立银行账户、租用邮局信箱行为,都是葛某实施的,吴某并未实施。吴某只是根据葛某的安排,观察家邮局取回客户资料、领取汇款、给客户邮寄证书,

3、适用缓刑不致再危害社会

根据刑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对于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根据犯罪分子的犯罪情节和悔罪表现,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危害社会的,可以宣告缓刑。从本案性质看,不是危害国家安全、强奸、抢劫等严重刑事犯罪。从被告人自身情况看,以前未受过刑事处罚,不是累犯。到案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从内心感到悔悟,积极坦白交待犯罪事实,并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其言行充分反映出吴某悔过自新重新做人的真实愿望。这些说明对其适用缓刑,确实不致再发生社会危害,符合刑法规定的缓刑条件。希望法庭根据宽严相济,惩办与宽大相结合的刑事政策和学和国家倡导的和谐司法理念,从办案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出发,对被告人做出公正的判决。

上述辩护意见,希望合议庭采纳。

                   辩护人: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学强

                         2008826

 赵学强律师,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主任,北京律师协会刑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政法大学研究生学历,原北京岳成律师事务合伙人、刑事业务部部长。从事法律工作三十年,长期从事检察工作。承接全国重大、疑难刑事犯罪案件和死刑复核案件。

电话:13901354017  邮箱:   xueqiang_8888@sina.com

网址:

www..xqlawyer.com    

 

 

 

 

 

】【关闭窗口
365bet怎么上不去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