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本站新闻 >> 文章正文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人团伙犯罪汤某等三被告人的辩护人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2010823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曾在京城引起重大影响的,被媒体炒作为以周某为首的黑社会、黑恶势力团伙犯罪案件。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主任赵学强律师、徐广海律师和王学海三名资深律师根据被告人亲属的委托,分别担任汤某、刘某、李某的辩护人。在历时9小时的庭审中,辩护人依据卷宗事实和庭审调查事实,提出了无罪和罪轻的辩护意见和具体的量刑意见。

  该案在侦查、审查起诉和审判过程中以及在开庭后,媒体均做了大量的报导,报导中使用了大量的“黑社会”“黑恶势力”等带有定性方面的用词,甚至在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时并未指控该犯罪为黑社会和黑恶势力犯罪的情况下,个别媒体仍以黑社会、黑恶势力犯罪进行报导。为正人视听,了解该犯罪事实真象,现将北京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节录)、律师辩护词和相关媒体报导登载如下。

 

一、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京一分检(2010148号)(节录)

经依法审查查明:

一、强迫交易罪

被告人周西连于20067月,承租了本市房山区良乡镇太平庄村京周公路西周公路西侧商业二层楼建材市场,由王海玉(另案处理)负责对市场进行管理。20088月,周西连在北京西潞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对市场部分建筑进行拆迁过程中,以阻碍市场拆迁相威胁,强迫良乡镇太平庄村村民委员会委托其对市场及房山区残联办公楼进行拆迁,获取拆迁工程款100000元。

二、寻衅滋事罪

被告人周西廷于20091114日晚,在本市房山长阳镇长阳农场家属区内的朋友饭店,因琐事与正在饭店用餐的客人发生争执后,纠集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王岩、高志、孙义新等人,强行要求饭店店主黄立波交出与周西连发生争执的客人。期间,高志等人对黄立波面部进行殴打,致黄左眶内壁骨折(经鉴定为轻伤)。

三、非法拘禁罪

1、被告人周西廷、张静伙同周西成(另案处理)等人以讨债为由,于2008313日下午,在本市房山区长阳镇碧桂园小区56号楼4单元张静租住的房间内,限制宋奖云的人身自由并对宋进行殴打,致宋多处皮下出血(经鉴定为轻伤)。期间,被告人王岩授意张伟(另案处理)指使董国一(另案处理)带领宋奖云外出借钱。15日上午,宋奖云脱离董国一的控制。

2、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高志、孙义新、李小伟、李君伙同他人以讨债为由,于20099月间,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鸿顺园小区18号楼3单元201室付某某租住的房间内,限制付小勇的人身自由并逼迫其偿还欠款不。在付某某借机脱离控制后,李君等人将付小勇租住的房间长期霸占。

四、赌博罪

1、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王岩、刘树彬等人以营利为目的,于2008年间,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鸿顺园小区5号楼2单元202室王岩租住的房间内,以砸筒子方式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渔利,获取人民币数万元后伙分。

2、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周正军等人以营利为目的,于2009年间,分别在本市丰台区长辛店镇太子峪村、房山区长阳镇篱笆房村等地,以砸筒子方式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渔利,获取人民币数万元后伙分。

五、容留他人吸毒罪

被告人周正军于201049日,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太平庄村通尚苑小区10号楼3单元502室其租住的房间内,容留汤国忠、刘志刚、刘树彬等人吸食毒品海洛因。

六、敲诈勒索罪

被告人汤国忠伙同被告人周正军(该起犯罪已判刑)、任守辉(已判刑)于200310月一天,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谎称有人出资人民币10万元雇佣汤国忠、周正军打砸赛酷美容美发店,并以此以对该店店主宋志富进行威胁后,迫使宋交出人民币6000元后伙分。

七、重婚罪

被告人周西连在已有配偶的情况下,仍然于2006年至20104月间,在本市房山区良乡太平庄村,长期与王某某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居住。

以强迫交易罪、重婚罪追究被告人周西连的刑事责任;以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敲诈勒索罪追究被告人汤国忠刑事责任;以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追究被告人刘志刚、王岩的刑事责任;以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追究被告人周西廷、高志、孙义新的刑事责任;以赌博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追究被告人周正军的刑事责任;以赌博罪追究被告人刘树彬的刑事责任。

 

 

二、辩护词

(一)汤国忠的辩护词

汤国忠寻衅滋事、非法拘禁、

赌博、敲诈勒索一案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被告人汤国忠亲属的委托,我担任汤国忠涉嫌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赌博、敲诈勒索一案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辩护人详阅了公诉机关移送的主要证据材料,会见了被告人,参预了本案的全部庭审调查,认真听取了公诉人发表的公诉意见。本辩护人不同意公诉人认提出的本案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被告人汤国忠构成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赌博罪、敲诈勒索罪的意见。为维护被告人的合法权益,履行辩护职责,现提出以下辩护意见,希望法庭予以采纳。

  • 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汤国忠非法拘禁罪不成立。

(一)受害人付小勇的人身自由并未被剥夺。

根据我国刑法规定,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起诉书中也认定被告人汤国忠与刘志刚、高志、孙义新、李小伟、李以君伙同他人,以讨债为由,于20099月间,在付小勇住宅,限制付小勇的人身自由逼迫其偿还贷款。检察机关认定的的付小伟的人身自由是被限制而不是剥夺。限制和剥夺虽都是对他人的人身自由进行侵害的行为,但两者反映的侵害程度和性质是不同的,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也是不同的。限制是侵害他人人身自由较轻的需受治安处罚的违法行为,剥夺他人人身自由是受刑罚处罚的犯罪行为,限制行为达到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程度,就构成了非法拘禁罪。付小伟的人身自由是受到限制还是剥夺,是本案是否构成非法拘禁罪的关键所在。起诉书中认定事实部分认定诸被告人侵犯付小勇人身自由的行为为限制自由,但又指控诸被告人构成非法拘禁罪,是自相矛盾的。从本案的事实看,付小通的行动只是被限制而非被剥夺,休息权和工作权及出行权是人身自由权的基本内容。从地点看,付小能勇是在自己的家中被监视的,并不是扣押。从行的角度上看,付小勇是可以外出的,如会友、上班或者外出,只是其行动的行踪被监视。从被告人对付小勇的监视目的看,只是因付小勇欠钱不还反而躲藏不接电话,为维护自己的财产权利,对付小勇的行踪进行监视,防止再找不到他而已。各被告人在付小勇家中呆着不走,目的是为了向付要欠款,而不是为泄愤而拘禁关押付小勇。即不是关押,也不是禁闭。上述事实有以下被告人供述和受害人陈述证明:付小勇本人陈述:付小勇出院后,回到自己的家,行动开始被人监视,在家住了一二天后,独自一人开车去了河南,在河南住了两天,回来后还住到宾馆。债主们住在他家时,如提出外出的要求是会被同意的,只是被人监视,还下楼会见过朋友,还到单位上班开会。被告人李君交待:付小勇在家时,我和黑子、大成还有另外两个人跟付在家,付小通上班,我们在外边等他,下班再接他回来,有时付也去市里朋友家,也是我们一起去,在外边等他。我们跟付小勇的目的就是怕找不,我们没有限制他的人身自由他愿意去哪都行,我们只是跟着他,付小勇没有提出不让我们跟着。付小勇的陈述和被告人的供述,完全可以证明,付小勇并的人身自由没有被剥夺,只是受到一定的限制和监视。

(二)汤国忠向付小勇催要欠款,是主张自己的合法财产权益,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首先被告人汤国忠催要的不是赌债,而是民间正常的合法债权。根据汤国忠供述,与付小勇在09年夏天付小勇打电话向其借的,本金19万元,期限6个月,利息3万,汤是分别从其哥哥和朋友处借的,可见,付小勇欠汤国忠款并不是赌债。其次,该借款也不是高利贷,根据我国民事法律规定,公民间借贷允许的利率是不高于银行同期贷款的四倍。汤国忠借出19万本金,6个月收取3万元钱,是低于法律允许的利率的。借条中也未规定收取复利。

汤国忠有权利向付小勇催债。汤国忠将筹集的巨款借给付小勇,是基于朋友间的关系,是为付小勇解决燃眉之急,付小勇只有感激,绝没有拖延不还的道理,如付小勇借钱时明知自己没有偿还能力,事后又隐匿其身予以逃债,付小勇借钱行为就是诈骗,诈骗的人不受法律制裁,而以受害人的身份指控他人向自己要钱行为是犯罪,而使他人受到法律制裁,是显失公平正义的,法律的作用就会成为诈骗或借他人之钱供自己无度挥霍的保护伞,失去了法的维护公平正义的作用,这样的法就成为恶法,我们的司法机关对债权人的催债行为的制裁,客观上就起到了支持庇护恶意逃债甚至诈骗的人的作用。

从法律的角度上,对债权的保护我们国家救济渠道主要是提起民事诉讼或仲裁。但从客观现实上看,通过诉讼或仲裁,就能使自己的债权得以实现吗?由于我国的立法原因特别是司法人员执法的原因,胜诉容易执行难,相当比例的法院判决和裁定已成为除证明债权的成立外没有任何意义法律白条,已成为不争和无法回避的事实。本案被告人汤国忠也偿试了民事诉讼,但结果如何?虽债权得到了法院法院判决的确认,判决也责令本案的受害人付小勇在2010126日前偿还原告汤国忠借款22万元。还款日到期后,在付仍不履行还款义务情况下,汤国忠向法院提出了强制执行的申请,但结果是什么?是债权人未得到分文欠款反而身负非法拘禁罪名而身陷囹圄,债权人失去人身自由,无法也无力继续主张追款的权利,债务人免去被人催债的麻烦,可以继续拿债权人的钱进行挥霍。其方法真正起到釜底抽薪的作用。辩护人希望法庭从维护公平正义从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考虑,做出公正的判决。切不可因一次不公平的判决而使人们失去对法律公平的信任。

(三)被告人汤国忠没有参与限制付小勇人身自由的行为。

1、汤国忠没有参与起诉书认定的伙同他人对付小勇非法拘禁的事实。本案各被告人限制付小勇自由的行为,并不存在谁召集的问题,是各自基于自己的债权,不约而同的到医院向付小勇要欠款的。根据汤国忠的交待和当庭供述,得到付小勇在医院消息后,到医院看付小勇一次。过了两三天后,汤国忠去过付小勇家一次,因付小勇上班去了没有见到付。

2、被告人李君到付小勇住处看付小勇并不是被告人汤国忠所派。根据汤国忠交待,被告人李君去医院和付的住处,是因为汤借给付的钱中有1万元是向李君所借,李曾多次向汤索要,汤答复说钱借给付小勇了,没有钱还,如要钱就找付小勇要。付小勇去的目的也和其他参与人一样,都是为了讨要欠款,并不是帮助汤国忠讨债。卷宗中虽然李君供述的内容中有去找付小勇的目的是帮助汤国忠的供述,但并没有证据予以证明。

二、被告人汤国忠寻衅滋事案中情节显着轻微,不构成犯罪。

辩护人对起诉书指控的寻衅滋事事件构成寻衅滋事罪无异议,但不同意对被告人汤国忠构成寻衅滋事罪的指控。汤国忠是参与了寻衅滋事事件,但在这起事件中,情节显着轻微,达不到情节严重应受刑罚处罚的程度。按照刑法第十三条“但是情节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的”规定,被告人汤国忠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汤国忠即不是组织者,也不是积极实施者,如果是组织者或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可能构成对他人实施的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在多人参与不法行为的案件中,并不是凡是在场的都要承担刑事责任,罪责自负是刑事处罚的基本原则,在多人参与的寻衅滋事案件中,制裁的是主犯和主要实施行为人,对于其余的参与人,则要根据其在事件中参与的程度实施的行为,确定是否构成犯罪。从本案的事实和过程上看,是周西廷被打后给刘志刚、孙义新打的电话,当时汤国忠与刘志刚、孙义新在一起,便和刘、孙二人一起去的现场。从汤国忠到现场后的行为看,汤国忠即没有对受害人进行殴打,也未追逐拦截、辱骂他人,也未任意损毁占用他人财物,甚至没有与受害人对话,只是在旁边站了一会,因其女朋友来电话让其回去,便离开现场。上述事实受害人陈述和其他参与人供述均能证明。

  三、认定被告人汤国忠聚众赌博事实不清

1、被告人汤国忠未参与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于2008年聚众赌博犯罪。起诉书认定:“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王岩、刘树彬等人以营利为目的,于2008年间,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鸿顺园小区5号楼2单元202室王岩租住的房间,以砸筒子的方式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渔利,获取人民币数万元后平分。”辩护人认为,该认定与事实不符。被告人汤国忠并未参与此起赌博。一是汤国忠本人辩解。2008年奥运会前(起诉书认定的赌博时间)并不在北京,一直在东北老家,根本不可能参与赌博。二是同案犯供述。刘树彬2010512供述:20088月份,王震找到我说想开个赌局挣点钱。后来刘志刚小成、王震就和我一起在鸿顺园小区开设赌局。刘志刚找的王岩租的房子,刘志刚找的邢刚、付勇,王震还叫了大军,还有几个我不认识的人,就在一起赌博。是下午两三点玩的,玩了两三个时就结束了。是以砸筒子方式玩的。我让王岩抽的水。高志201055供述:“我参与过刘树彬和刘志刚开的赌局。是在良乡鸿顺园小区的一栋楼里王岩租的房子,是2008年秋天。是刘志刚叫我去的。玩的人有付小勇、邢刚、王震,还有几个人我都不认识。汤国忠没在现场。这次刘树彬刘志刚开局能有两三天,放风的人都是刘树彬刘志刚安排的。邢志刚201053供述:“小彬开赌的时间是2008年。应该是和一个叫张静的人开的,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应该是小彬抽头了,抽完后他与张静平分,这次赌局的位置是鸿顺园小区的西门进去,在一个房子的二层或三层的一个房间。我就知道主要是小彬设的局。其他东北人小五、小刚、小成、王震、王岩都在。当天参与赌博的人有我和付勇五震小五,还有山里的那几个人也参与了。三是证人付小勇证言。付小勇2010316日证:奥运会之后,在鸿顺园小区的一幢楼房的二楼我参与了小彬组织的赌局。是以小彬为主开的,在场的人有小五、小刚、还有叫辉子的人,还有王岩、邢刚、王震,王震是小彬叫去的。当时参赌的有我和邢刚、王震、小五、辉子,还有几个山里人我不认识。在刚才的庭审调查中,参与200889月份在王岩家赌博的几名被告人均强调汤国忠没有参与,特别被告人刘树彬在公诉人以不供出汤国忠参与就不认为其是坦白的不利情况下,仍坚持汤国忠没有参与2008年赌博的事实。

上述被告人的供述和辩解及证人证言证明,2008年在房山区良乡镇鸿顺小区王岩住处赌博,是刘树彬召集的,被告人汤国忠并没有参加,

2、认定汤国忠参与2009年组织赌博并抽头渔利证据不足。汤国忠本人供述,是参与了2009年的赌博活动,但并没有组织任何人,更没有抽头,只是玩了。参与2009年赌博的刘志刚、周正军当庭证明汤国忠只是参与赌博了,并没有组织人和抽水。此局是刘连生、周正军和刘志刚设的,三人都抽了水。虽刘志刚、周正军在侦查阶段曾供述汤国忠也找人并抽水了,但在质证过程中,刘志刚、周正军对原供述进行更正,均证明汤没有组织人和抽水。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任何证据必须经过法庭质证才具有法律证明作用,本案各被告人卷宗中所有的供述,都是在被剥夺法律帮助权利和辩护权利情况下做出的,在侦查阶段和审查起诉阶段审查起诉阶段律师并没有被允许被允许界入,也从未允许律师会见,因此,之前所做的供述真实性和效力性是须考虑的,法庭应以各被告人当庭供述的口供做为定案和量刑的依据。另外,公诉人在庭审中指责多名被告人证明汤国忠没有组织赌博和抽头渔利的交待是翻供,属于认罪态度不好的做法是欠妥的,翻供的供词不能必然是假的,在公安检察机关的供述未也必是真的以此思维定式,佘祥林、李作海的冤案还会继续发生,佘祥林、李作海如不翻供,案件真象不会大白于天下。是否真实,应由法庭通过庭审调查核实予以认定,公诉人无权进行认定。

疑案从无是我国刑事诉讼的重要原则,也是今年两高联合做出的两个刑事证据规则的重要内容。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及中央政法委托书记均发表指示,强调疑案必须从无,凡是对疑点证据不能合理排除的案件,一律坚决从无。本案中无论原始的卷宗材料还是今天庭审调查中,证明汤国忠没有参与2008年赌博和没有在2009年赌博中组织和抽水的供述和证言,这些有利于汤国忠的证据,检察机关排除了吗?没有,也是无法排除的。只要这些证据不能合理排除,汤国忠赌博的案件就是疑案,疑案必须从无。

四、被告人汤国忠有立功表现,应依法从轻或减轻处罚。

根据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被告人汤国忠曾协助侦查员将周正军抓获。根据起诉书指控,汤国忠协助警方抓获的涉嫌犯罪人周正军,是参与寻衅滋事、非法拘禁、赌博三起犯罪的主要嫌疑人,也就是说被告人汤国忠在三起犯罪中均有立功表现,对于公安机关侦破案件起到了积极的作用。根据我国刑法第六十八条规定:“犯罪分子有揭发检举他人犯罪行为,查证属实的,或者提供重要线索,从而得以侦破其他案件等立功表现的,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有重大立功表现的,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被告人协助警方抓获其他犯罪人的行为,完全符合刑法规定的立功条件,应从轻或减轻处罚。

五、量刑意见

根据刑法第六十一条规定,对犯罪分子决定刑罚的时候,应当根据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本法有关规定处罚。结合本案事实和性质以能社会危害性,辩护人提出的量刑意见是:

1、起诉书指控汤国忠的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不成立,被告人不承担刑事责任。

2、赌博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能认定,被告人汤国忠不负刑事责任。

3、非法拘禁罪不成立,被告人汤国忠不负刑事责任。

4、敲诈勒索罪。根据刑法二百七十四条规定,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鉴于此案已经法院审理,同案犯任守辉、周正军已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和十个月,本辩护人对于构成犯罪无异议。在三被告人间,并无证据证明各自作用的大小,周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因此,辩护意见是在1年以下决定汤国忠的刑期。

总的量刑意见是被告人汤国忠构成敲诈勒索罪,应负的刑期是在1年以上二年以下。再考虑被告人汤国忠具有法定的立功从轻、减轻情节,辩护人的最后量刑意见是建议判处汤国忠有期徒刑一年至一年六个月。

审判长、审判员:

根据起诉书指控的事实,本案与其他黑社会或黑恶势力犯罪相比较,并不恶劣重大,所涉的六起罪名除寻衅滋事最高刑是五年外,其余均是最高刑为三年或二年的轻罪,就本案的事实看,即使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全部成立,十二名被告人中任何人都不存在判处重刑的可能。按照刑事案件管辖规定,除非是最高人民法院指定管辖,否则是不可能由中级人民法院做一审的。但本案确实是以重案进行侦查的。由于媒体的夸大报导,使本案成为重大社会影响的恶势力团伙犯罪,辩护人非常同意检察机关未将此案定为黑社会组织或集团犯罪的实事求事态度。即然如此,希望法庭从被告人汤国忠参与犯罪的事实、情节和社会危害决定刑罚,不要受其他非法律因素影响,对被告人作出实事求事的判决。

辩护人: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赵学强

2010823

 

(二)、刘志刚非法拘禁、寻衅滋事、赌博一案的辩护词

审判长、审判员:

接受被告人刘志刚的妻子马莹的委托,征得被告人刘志刚的同意,北京赵学强律师所委派本律师为被告人刘志刚的辩护人。接受委托后,本律师对检察机关移送法院的主要证据材料进行了认真详细的阅卷并会见了被告人刘志刚,又参加了庭审调查的全过程,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志刚构成赌博犯罪。不构成寻衅滋事罪;不构成非法拘禁罪。理由如下:

一、被告人刘志刚赌博罪有从轻情节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被告人刘志刚在2008年、2009年间,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从中渔利,获取人民币数万元。辩护人同意公诉人的指控,被告人刘志刚具有多次聚众赌博的犯罪的故意和积极参加聚众赌博的犯罪行为,构成赌博罪,依法应当受到法律的惩处。本辩护人敬请法庭在求刑时考虑被告人刘志刚在赌博犯罪中的以下情节。2008年间和2009年间的赌博犯罪的发起者和组织者都不是被告人刘志刚,他在赌博犯罪中是参加了整个犯罪活动,如果没有其他有影响的被告人发起并组织,他本人是无有能力和实力聚众赌博的。据此,根据我国刑法303条聚众赌博判处三年以下刑罚的规定,综合全案的犯罪事实,他在犯罪中不是主动赌博的发起者,并没有起到主要作用,其基准刑应为两年,考虑被告人刘志刚在赌博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到案后认罪态度好,具有法定从轻和酌定从轻情节应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二、被告人的寻衅滋事行为尚未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的寻衅滋事犯罪事实中,被告人刘志刚是在20091114日晚,接到被告人周西廷打来的电话称其被人给打了让其叫人。被告人处于哥们义气与当时在一起的本案的被告人汤国忠、孙义新一同赶往现场,途中,为防止人少吃亏,刘又给被告人王岩挂电话让他打电话叫上高志,并没有授意任何人携带作案工具和凶器。到现场以后,因为要找的人已经不在,事情本应到此结束。但峰回路转,本案的同案犯临时动意,将被害人黄利波殴打并造成较严重轻伤害的后果,被告人刘志刚没有任何行为。根据以上案件的事实,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志刚在这起犯罪中的行为尚未达到情节恶劣的程度,不应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具体理由是:

1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规定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的构成寻衅滋事的犯罪条件之一。因为被告人刘志刚既没有携带作案凶器也没有殴打被害人黄利波,准确地讲被告人连被害人的身边都没到。所以,他不应当承担殴打他人并造成轻伤害的法律后果。

2起诉书中认定被告人构成犯罪的主要依据是根据共犯的刑法理论,在共同犯罪中部分行为全部责任,被告人在整起犯罪过程中在现场,并有电话叫王岩等人的行为,将其视为共同犯罪构成的一部分也有一定的道理。但辩护人认为,构成共同犯罪主观上有共同的故意,客观上有共同行为,他电话叫人不能排除其有犯意,而这犯意是确定的,就是找打周的那伙人。但到来以后那伙人已经走了,寻衅滋事的对象已经不在了,事情本该在此结束。同案犯中他人另起犯意并殴打无关的饭店老板的过线行为不是被告人的行为,不是其主观上追求的结果,其后果不具有刑法上的直接、内在、必然因果关系。所以,被告人不具备共同犯罪中主观上的共同犯罪故意和客观上的共同犯罪行为,作为认定和构成寻衅滋事罪中殴打他人造成一人轻伤情节严重的社会后果被告人不应承担此责任。

3辩护人承认本起案件具有聚众寻衅滋事的表征,被告人周西廷在被打之了,召集人员企图要对打他的人报复,但那些人已经走了,没有造成被告人及其同伙原来预想要报复寻衅的对象。其中案犯因为饭店老板不知、不能讲出打周的那些人的去处,便对饭店老板大打出手,将其打成轻伤的较严重后果,侵犯了他人的人身权利和健康权,较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但其与寻衅滋事罪中没事找事、无理取闹、对象不确定、目标不确定的施威风的寻衅滋事情节严重危害公共秩序行为存在一定的区别。本起案件造成法律后果是对象确定,临时动意直接指向被害人饭店老板,目的确定,饭店老板黄利波不能说出那伙人的去处就行凶伤人将其打成伤害的后果。显然,是伤害的故意和行为以及伤害的法律后果。此点说明这起案件的性质值得商榷。

4根据刑法罪刑法定的原则,寻衅滋事罪具有一定的宽泛性,包括聚众性和非聚众性。他与聚众犯罪有一定的异同。聚众犯罪追究组织者和其主要作用直接责任者。寻衅滋事罪有自己独立架构性。但其与其他罪名又有一定的同构性和兼容性。对于聚众犯罪立法的目的是不能一竿子打翻一船人,防止和控制刑罚扩大化,本案具有聚众性。就本案而言,寻衅滋事罪的法定刑是五年以下,我们看一下,本案认定寻衅滋事罪有六名被告人,按照刑法部分行为全部的责任的刑罚原则,要对六人在五年以下处罚,累积起来在三十年以下刑罚中定罪科以刑罚,刑罚的直接后果是对一人轻伤害三年以下刑罚的法律后果要六个人去承担三十年以下的刑罚,这样的适用刑罚,既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犯罪构成的要件,也不符合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

5关于此起案件本辩护人认为应定伤害罪。法庭应当直接追究事端挑起者和直接行凶者的伤害罪。事端挑起者对结果的发生在其犯罪动机之内,与其主观意志相一致,罚当其罪;由直接实施行凶者承担伤害罪的法律后果,罪责自负。

综上所述,被告人刘志刚不构成寻衅滋事罪,其在犯罪中作用显着轻微;也不构成伤害罪,他并没有行凶伤人。本起犯罪事实,被告人刘志刚不应承担任何刑事责任。

三、被告人刘志刚的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起诉书中认定被告刘志刚伙同他人在20099月间,以讨债为由,限制被害人付小勇的人身自由并逼迫其偿还欠款。根据庭审调查和卷中证据证实,汤国忠借给付小勇人民币二十二万元,其中有汤从刘志刚借款三万元,因为付小勇无力还钱,多名债主讨要未果时,被本案的多名被告人监视。根据检察机关2010721取证,被害人付小勇的陈诉中仅仅有被告人刘志刚也多次上门要欠款的行为。但没有安排人员对付小勇跟随监视,本人也没有对付直接的跟随监视。据此,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刘志刚非法拘禁罪不能成立。理由是:

1、该起案件事实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非法拘禁罪的核心要件是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本案具有非法拘禁的表征,但在剥夺被害人人身自由方面,按照此罪的客观要件和主观要件还缺乏必要的条件。首先,在主观上被告人等是讨债并不是以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为目的;客观上看,他们仅是对被害人行为进行监视跟随和在被害人家中居住,并没有完全剥夺被害人的人身自由,被害人有行动自由,包括通话的自由、工作自由、休息自由、会友自由等。该案事实尚不够刑法规定的非法拘禁罪犯罪构成的条件。

2、刑法惩罚的行为是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刘志刚在此起犯罪事实中没有犯罪的行为。

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是犯罪的最本质特征,刑法所有的犯罪都以犯罪行为为核心要件,我国法律绝对禁止对思想犯进行处罚。本案中刘志刚没有对被害人直接的监控和跟随,没有对被害人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和剥夺,也没有对被害人行为限制进行安排和部署,更没有参与任何分工配合。其有的行为仅是多次到被害人家中要欠款,这不是拘禁行为,而是合法、正当、依法行使债权的行为。

3、被告人的债务是合法之债。

刘志刚借给付小勇的三万元是合法债务,就目前所有证据表明,刘志刚这笔款项人民币的来源合法。合法的债务合法行使债权的行为是法律赋予任何公民的权利,这种权利是不会受到任何限制的。

综上所述,被告人刘志刚在本起起诉书中指控的非法拘禁罪状中不构成犯罪,其没有犯罪行为,讨要的是合法的债务行为,是法律允许的正当行为、合法行为。请法庭判决被告人刘志刚非法拘禁罪不成立,不构成犯罪。

审判长、审判员(陪审员):被告人刘志刚构成赌博罪,但不构成非法拘禁罪、不构成寻衅滋事罪,恳请法庭严格把握罪与非罪的界限,独立审判,司法公正,宽严相济,罚当其罪,让被告人刘志刚受到公正、公允的审判。

 

      辩护人: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徐广海

                  2010823

(三)李小伟非法拘禁一案的辩护词

李小伟非法拘禁一案的辩护词

辩护人认为,起诉书指控李小伟非法拘禁的罪名不能成立。

一、所谓受害人付小勇并没有被非法拘禁

在本案中付小勇不存在被他人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问题。而是能够自由地支配自己的动静举止,进行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只是在短时间内被讨债人跟随监视,督促其还债而已。

1、付小勇没有被带离自己的居所。在因自杀被救出院后始终自由地出入于自己租住的居所,即房山区良乡镇鸿顺园小区18号楼3单元201室。据付小勇自述,出院后只是“楼底下天天有人监视我,但从来没进过我们家”。在出院两天后又自行开车回自己的河南老家住了两天,回来后继续回到自己的居所内生活起居又被跟随监视。至于在单位通知上班后,借机脱离自己的居所,其个人目的是为了逃避讨债人的监督而已。

2、付小勇的正常工作没有受到影响。正常地从事工作是最大的行动自由。据付小勇自述,在因自杀被救出院回老家归来后的五天里,受到了讨债人的近距离监督。但是在接到单位通知要求去上班开会时,并没有受到阻拦,所以并没有因为债权人的监督而影响去单位进行正常性地工作。

至于在出院后至被通知去单位上班开会的中间阶段的六七天,绝不是受到限制而不能正常地去上班,而是其本人在出院后暂时脱离岗位的正常休息时段,与讨债人的监督无关。而恰恰由于付小勇自行休息在家休息,才出现了在家被监督的情形。

3、付小勇更没有受到被剥夺其人身自由的情形。诸如被捆绑、关押、禁闭等等。

4、公诉机关也没有确认付小勇的人身自由被剥夺。辩护人注意到,在起诉书中,对非法拘禁罪指控的定性用语为“限制”付小勇的人身自由,而不是“剥夺”。而在刑法上对非法拘禁罪在客观方面的规定用语是“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众所周知,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剥夺”和“限制”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精明的公诉机关的用语说明,在事实上不能确定付小勇的人身自由被“剥夺,只是受到了“限制”而已。那么,只是受到了“限制”没有被“剥夺”人身自由,则不能认定存在付小勇被他人非法拘禁的事实。

5、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在指控汤国忠等被告人“限制付小勇的人身自由逼迫其偿还欠款”的表述中,使用“限制”一词与事实不符。几个讨债人的监督行为至多是对付小勇的行动自由妨碍而已,并不构成对其人身自由的限制。在付小勇被监督的几天里,并没有影响其实现回老家探亲、自由地在居所内外出入、正常地通讯、按照单位通知去单位上班开会等等行动和目的。即使受到了一些被监督的妨碍,也是事出有因。主要是因为其欠债不还,致使讨债人的不得已而为之。

讨债人的行为虽然相对妨碍了付小勇的行动自由,却没有触及非法拘禁罪的界限,与非法拘禁罪相距甚远。至多可以认为,付小勇的讨债人精明地打了擦边球,从而规避了触及非法拘禁罪的危险。

二、对被告人李小伟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在本案中,被告人李小伟认为自己没有犯罪。在案卷中看不到李小伟本人的供述笔录。

涉及李小伟笔录,只有受害人付小勇的证言和被告人汤国忠、君、高志等人的供述。

李小伟是付小勇的最大债权人,付小勇是李小伟是最大的利害关系人,其对李小伟的行为的证言不应当直接地当然地采信。而其他被告人的供述相互之间存在冲突,不相吻合,不相一致。

所以,在本案中对李小伟行为的证明不准确,不可靠。应当认为对被告人李小伟犯有非法拘禁罪的指控,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三、被告人李小伟没有非法拘禁他人的主观恶性

在不触犯法律的前提下,李小伟作为债权人向债务人付小勇直接索要欠款主张权利,是正常的自救行为。在自救未果的情况下,李小伟于200911月通过正常的诉讼手段,又在房山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继续向付小勇主张债权。这一连续的行为过程可以证明人李小伟是以合乎常理的方式,以正常的手段讨要债务,没有非法拘禁他人的主观恶性。

辩护人:北京赵学强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学海

 

四、房山区周西连等十二人共同犯罪案媒体报导五大失实:

 

1、周西连等人犯罪性质是普通刑事犯罪,并不是黑社会和恶势力团伙犯罪。北京市人民检察院第一分院起诉书没有认定该案为组织黑社会和恶势力团伙犯罪。特别是本案开庭后,个别媒体在明知检察机关未认定为黑社会和黑恶势力犯罪情况下,仍延用黑社会和黑恶势力用语是非常不负责的,媒体没有确定案件性质的权力。

 

2、被告人汤国忠与被非拘禁的付某某间债务性质不是赌债也不是高利贷,而是经人民法院判决裁定为合法借贷(见房山区人民法院(2010)房民初字第00360号民事调解书)。根据庭审调查查明,付某某是以生活急用款名义向被告人汤国忠借款22万元,因汤平时与付某某平时关系较好,故答应供给付钱。此款的来源除自有部分外,均向亲属和朋友所借。付某某给汤出具了借条,并约定了还款时间。在付某某到期未还款并逃债的情况下,汤国忠向房山区人民法院起诉,法院经审理后确认双方债权债务关系合法,出具了责令付某某不偿还借款的调解书。后汤国忠向法院提交了强制执行申请,但付某某仍未还分文。根据庭审调查和付小伟陈述,汤国忠与付小伟在借条中并未约定利息各复利,民间借贷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3、媒体报导称“起诉书显示,更多时候,“周老八”团伙主要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辩护人为履行辩护职责,对起诉书进行认真伯研究,并没有发现如此文字,不知记者指的起诉书出自何处?

记者所称“12人团伙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根据起诉书指控,涉及讨债刑型非法拘禁只有两起事实,所讨的均是自己的债权,并不是为他人讨债而收取佣金。特别是第二起所谓被告人汤国忠等人以非法拘禁手段,向付小勇索要欠款一案,所涉及的汤国忠等四人,讨要的均各自的债权。汤等人尽管通过各种方法甚至向人民法院起诉,但均未要回分文欠款。被告人汤国忠涉及讨债只此一起,且还未要回,汤国忠没有讨回一分钱,何谈以讨债为生,记者们所称“12人团伙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凭据何在?

 

4、媒体报导所称周老八犯罪集团组织结构并不存在。媒体所称组织结构并不存在。报导称“周老八”为第一头目,负责幕后操纵,周老十、大伟、小刚、大全(汤国忠)为第二层,直接参与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一是起诉书并没有认定12个人的犯罪存在组织结构。二是起诉书认定的两起赌博事实均与周老八、周老十无关。三是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大部分是各自独立实施的,汤国忠等人与周老八、周老十没有关联。起诉书仅认定被告人周西连构成强迫交易和重婚两起犯罪。两起犯罪均是所谓媒体所称的“黑社会老大”“恶势力头目”“组织结构的第一层”人物周西连的个人犯罪行为,黑老大未指挥和参与本案其他所谓十一名兄弟任何犯罪。

 

5、媒体将某机关干部付某某因赌博失去工作原因归结为周老八等人所害与事实不符。在整个付媒参与赌博和所谓非法拘禁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对其进行语言威胁和殴打,只是向其讨要各自的债权。不回家的原因一是怕还欠的债务。二是因付某赌博不务正业行为被妻子发现后,妻子与其分手。三是因付所租的房子到期被房主收回,付不可能再回到所谓的家。现向其讨债的人均身陷囹圄,推失去了人身自由,付某还惧怕什么?付某参与赌博情节严重,已不符合公务员的条件,即使不辞职,也会被除名。不敢回家的原因决不是惧怕周老八等人对其人身或生命进行侵害。

 

本律师指出媒体报导失实问题,目的是让社会了解事件真相,没有指责和追责之意。

 

附相关报导:

 

北京房山周老八恶势力团伙受审

王秋实 刊发时间:2010-08-25 14:32:39 京华时报  

开赌局、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甚至通过赌博放高利贷逼得一名公务员离婚辞职、四处流浪……房山的周老八”12人黑势力团伙长期以来横行乡里,成为当地一霸。前天,该团伙因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多项罪名,在一中院受审。
  前天上午9点半,主审法官敲响法槌宣布开庭。在法警的押送下,周西连、周西廷等12人被带上法庭接受审理。42岁的周西连是吉林省蛟河市人,绰号周老八,他的兄弟39岁的周西廷则绰号周老十,以这两人为中心的12人团伙中,其余10名被告人中有9人来自吉林,和周氏兄弟是老乡。

  公诉人当庭宣读了起诉书,指控12名被告人在200310月至20104月期间,在房山区长阳镇、良乡镇先后犯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赌博等多起犯罪。对于指控的罪名,周西连、周西廷等人只承认其中一部分指控,否认部分检方指控罪名,为自己开脱以减轻罪责。他们所聘请的辩护人则做了罪轻辩护。
  起诉书指控,20088月,在北京某公司对市场部分建筑进行拆迁的过程中,周西连以阻碍市场拆迁相威胁,强迫良乡镇太平庄村村委会把市场和房山区残联办公楼的拆迁委托他做,从中获取拆迁工程款10万元。此外,放高利贷后拘禁对方强迫还钱是该团伙的另一大特长。付某原是房山某机关的公务员,因为帮朋友忙,与周老八团伙有了接触,不料此后这成了他甩不掉的噩梦。周西连等人组织牌局,必要求他到场参加。付某参加第一场牌局,就输了7万多元。此后他接连输了400多万,家里没钱之后,周西连团伙就向他放高利贷,每笔钱按照20%的月息计算,付某输光家产不算,又欠下了260多万元的高利贷。由于还不上每个月20多万的高利贷,周老八团伙先后到付某的家里、单位去闹事,付某无奈只能辞职,并和妻子离婚,然后外出躲债。20099月,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高志、孙义新、李小伟、李君等人,在房山区良乡镇鸿顺园小区堵到了租住在这里的付某,限制付某的人身自由并逼迫他偿还欠款。付某借机脱离控制后,李君等人将他租住的房间长期霸占。付某从一个政府公务员沦落成四处流浪的逃亡者。
  此外,200310月,被告人汤国忠伙同被告人周正军(此案另判)、任守辉(已判刑)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谎称有人出资雇用打砸,对一家美容美发店老板宋某进行威胁,迫使宋交出6000元后伙分。
  被告人周正军还于今年49日,在房山区良乡镇太平庄村其租住的房间内,容留被告人汤国忠、刘志刚、刘树彬等人吸食毒品海洛因。
  由于涉案被告人较多,案情复杂,庭审一直持续到当晚7点。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充分发表意见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将择日宣判。

北京房山周老八受审涉嫌非法拘禁讨债

来源:新京报

2010082502:40

本报讯(记者张媛)因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多项罪名,前日,房山周老八团伙12人在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庭审持续了9个多小时,将择日宣判。

  指控事实1

  以威胁手段获取拆迁工程

前日上午930分许,在法警的押送下,周西连(绰号周老八)、周

西廷(绰号周老十)等12人,走进法庭接受审理。据了解,周老八兄弟俩分别出生于1968年和1971年,吉林省蛟河市人,均无业。与其同案的其他10名被告中,9人都来自吉林,系周氏兄弟的老乡。
  检方指控,在200310月至20104月期间,12名被告人在房山区长阳镇、良乡镇先后犯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赌博等多起犯罪。
  根据起诉书,自20067月,周老八承租了太平庄村京周公路西的一处建材市场,并交给王海玉(已另案处理)负责日常管理。二人平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而事实上周老八已有配偶。
  20088月,该市场的部分建筑面临拆迁。据检方指控,周老八以阻碍拆迁相威胁,强迫太平庄村村委会委托他,对市场及房山区残联办公楼进行拆迁,并获取了拆迁工程款人民币10万元。

  指控事实2
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
  起诉书显示,更多时候,周老八团伙主要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2008313日下午,周老十等人在房山区长阳镇碧桂园小区,限制宋某的人身自由并对其进行殴打,致宋某多处皮下出血,经鉴定为轻微伤。
  20099月间,这一团伙又以讨债为由,在良乡镇鸿顺园限制欠款人的人身自由,在欠款人借机逃离后,他们又将欠款人的房屋长期霸占。而所谓欠款,据一些被害人称也是因为中了周老八的计。
  指控事实3
  因琐事殴打食客导致案发
  直到20091114日晚,周老十酒后闹事,这一团伙才彻暴

露。当晚11时许,房山警方接到长阳镇一饭馆老板报警。据该老板回忆称,服务员于某曾和周老十交往过,但已分手。去年1114日晚10时许,周老十独自驾车来饭馆,要于某陪他过夜,于某不从,便遭到周老十殴打,正在就餐的食客上来劝阻也被打,随后逃离。饭馆老板说,周老十坚持要他交出这些食客,几分钟后,便有十余名东北男子持砍刀等打砸了饭馆。接警后,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与房山警方共同展开侦查,今年49日晚,特警、刑警、重案队等在良乡影剧院、太平庄小区、鸿顺园小区等地点,端掉周老八团伙,将周老八、周老十等人控制。
  由于涉案被告人较多,案情复杂,庭审一直持续到前天晚上7点。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充分发表意见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将择日宣判。
释疑
检方未用黑恶势力字眼
  值得注意的是,在检方的起诉状中,并未使用黑恶势力等词来描述周老八团伙。而根据此前的报道,在这一团伙中,周老八作为第一头目主要负责幕后操纵,其弟弟周老十等直接参与设局赌博、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其他人则主要负责站脚助威、寻衅滋事等。对此,北京市京国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淮扬认为,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经常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不过,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般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数较多,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或者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等。而在本案中,周老八团伙虽然使用了暴力、威胁等手段,但并没有上述涉黑罪名的显着特征。

  追访
受害人至今不敢回家
42
岁的周西连(周老八)是吉林省蛟河市人,有人说,他1998年到的房山,当时是被一位外号周生子的老大叫来的。2004年,周生子死亡后,周老八成了大哥。如今,在房山区太平庄,提起周老八,很多人都听说过。
  根据龙经理的描述,周老八身高约175,较瘦、平头,每次见面也算客气,开车时按下喇叭、走路碰面点个头,平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周老八行事低调,平时基本上都是手下出来办事,但也都是顶着他的名号。渐渐地,人们对他的传言越来越多,甚至传言是他杀死周生子。对此,警方表示,“周生子案尚未破案,但未透露是否与周老八团伙有关。周老八团伙被控制后,由于担心被报复,大部分曾遭其勒索的受害人仍旧不敢报案,警方上门取证时,也不愿配合,还有的受害人一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责任编辑:杨笑)

房山黑恶周老八连审9小时

2010/08/24 14:56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法制晚报    王巍常鸣

  本报讯开设赌场、容留吸毒、暴力拆迁;受害人中,甚至有房山的政府工作人员为逃债辞职。记者今日获悉,房山黑老大周西连兄弟等12人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多项犯罪案已在市一中院开审。

  据了解,42岁的周西连和其弟周西廷,来自吉林省蛟河市。同案的其余10名被告中有9人是周氏兄弟的老乡。

  今年49日,长期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敲诈勒索的周西连黑恶势力团伙被打掉。据警方介绍,周西连人称周老八1998年前后,周老八来到房山,几年间以他为首的一批蛟河市人设赌局放高利贷,寻衅滋事、非法拘禁他人。
  据此前报道,付某曾是房山区某政府机关的干部,2008年,付的朋友得罪了人,找周老八手下兄弟帮忙。事了后,付某被要挟参加周西连等人的牌局,先后输了400多万,结果工作没了,媳妇没了,还得辞职逃债。
  起诉书显示,20099月间,汤国忠等多名被告人在本市房山良乡镇付某租住的房间内,限制付某的人身自由并逼迫其偿还欠款。在付某脱离后,李君等人将付的房子霸占。而像付某这样被迫借债又逃债的受害人,在起诉书中屡见不鲜。
  20091114日晚,周西廷在房山长阳镇一饭店内,因琐事与店内正在用餐的客人发生争执,后纠集汤国忠、刘志刚等人,殴打店主黄某,要求其交出与自己发生争执的客人,致黄左眶内壁骨折。
  此外,20067月,周西连承租了本市房山区良乡镇太平庄村京周公路西侧商业二层楼建材市场,由王海玉(另案处理)负责对市场进行日常管理。
  20088月,周西连在北京某投资管理公司对市场部分建筑进行拆迁过程中,以阻碍市场拆迁相威胁,强迫良乡镇太平庄村村民委员会委托其对市场及房山区残联办公楼进行拆迁,获取拆迁工程款人民币10万元。

  此外,周西连在已有配偶的情况下,仍然于2006年至20104月间,长期与王海玉以夫妻名义同居。汤国忠、刘志刚、王岩、刘树彬、周正军等人还于2008年至2009年期间,在丰台区、房山等地聚众赌博获利数万元。被告人周正军还于201049日,在本市房山区良乡镇太平庄村其租住的房间内,容留被告人汤国忠等人吸食毒品海洛因。
  由于周老八团伙案情复杂,庭审一直从昨天上午930分,持续到晚上7时许。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充分发表意见后,审判长宣布休庭。此案将择日宣判。

  

 

一名受害人在朋友饭馆前讲述饭馆被砸,老板被打的经历。4月,警方打掉一盘踞太平庄多年的东北恶势力团伙。

本报讯 直到昨日,曾为房山区某政府机关股长的付刚(化名)仍在外地躲债,不敢回家。付刚称,2008年被迫与周老八团伙赌博,输掉400余万后,还欠下260万的高利贷。为此,付刚丢了工作,离了婚,一人逃到外地躲债。周老八是房山的黑老大,没人敢惹他。

 

 

经查,绰号周老八的周西连是房山一带的恶势力头目,该团伙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49日晚,大批民警兵分八路将该恶势力团伙打掉,周西连等10名犯罪嫌疑人落网,在逃人员仍在抓捕。

东北人来京成团伙

521日,房山太平庄小区内,随处可见警方通告。“49日,警方打掉周西连(绰号周老八)黑恶势力团伙。该团伙长期横行乡里、欺压百姓、敲诈勒索。

警方人员介绍,40多岁的周西连人称周老八,吉林省蛟河市人。1998年前后,周老八来到房山发展,几年间以周老八为首的一批蛟河市人在房山区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寻衅滋事、非法拘禁他人。

对于周老八团伙,警方早已在暗中侦查,但由于周老八手段隐秘,警方一直未找到有力证据。去年1114日晚,长阳镇一起寻衅滋事件,成为警方的突破口。

饭馆被砸成导火索

当晚1138分,房山警方接到长阳镇朋友饭馆老板黄立波报警。黄立波称,房山周老八的弟弟周老十将他打伤,还将饭馆女服务员于洋强行带走。民警迅速到现场调查。

我不敢杀人,可见到周老八和周老十,我真想拿刀杀了他们。”521日,44岁的黄立波提起半年前的事情仍一脸怒火。

黄立波称,饭馆女服务员于洋曾与周老十交往,随后分手。去年1114日当晚10时许,周老十独自驾车来到饭馆,让正在干活的于洋和他去过夜。于洋不从随即遭到周老十殴打,正在就餐的一拨食客看不过去,上前劝阻周老十。结果周老十对这些食客大打出手,混战中周老十挨了几拳。

我劝架说这是周老八弟弟,这拨客人都吓跑了。黄立波说,周老十却一口咬定,他和食客认识,逼着我找人,否则就让饭馆关张。

几分钟后,10余东北男子驾车来到饭馆,分发完砍刀、镐柄后,冲进饭馆打砸,并揪着于洋和黄立波痛打。随后,周老十带人押着黄立波和于洋出门上车,几把刀子顶在我腰间,让不许报警。黄立波说,他后来被扔下车,对方扔下一句找不到那拨人,你的饭馆别开了!”“周老十强行带走于洋,直到15日凌晨,于洋才被放回。

出动特警端掉老窝

警方人员称,民警按照周老十等人逃跑方向展开追捕未果。随后,北京市公安局要求刑侦总队与房山警方共同侦查此

经调查,周老十的哥哥周老八是房山一带的恶势力头目,多起件均与周老八有关,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

警方经过6个多月侦查,摸清周老八团伙组织结构和人员。为了不打草惊蛇,侦查员采取跟踪方式对周老八团伙进行盯守。

今年49日晚上11时许,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和房山公安分局特警、刑警、重队等赶到房山区良乡影剧院、太平庄小区、鸿顺园小区等8个地点,将周老八团伙端掉,周老八、周老十、大伟、大斌、小刚等10名犯罪嫌疑人落网,目前警方正在对团伙在逃人员进行抓捕。

典型

政府干部陷赌局 欠高利贷辞职

付刚曾是房山区某政府机关的干部,有个幸福的家庭,过着舒服的生活。他称因与周老八团伙打过一次交道,就过上工作没了,媳妇没了,外地躲债的生活。521日,记者与身在外地的付刚取得联系,他在电话中讲述自己经历。

付刚称,2008年,因自己的朋友得罪了人,他帮忙找到周老八手下兄弟大斌和小刚说和。事情了后,大斌和小刚接连3个星期给付刚打电话,要求见个面。

躲不掉,我硬着头皮去了。付刚称,见面后,大斌等人说八哥给你办事,一点没含糊,你的架子倒是很大。随后,付刚被大斌等人要求凑个牌局玩会儿,一场牌下来付刚输了7万多。

此后,大斌等人打牌,付刚被要求必须到场,他先后输了400多万。身无分文后,大斌就借钱给付刚,每笔钱按照20%的月息计算,结果付刚欠了260多万高利贷。

每个月得还20多万,还不上钱就找我闹事,说不还钱就收拾我家里人。付刚说,大斌带人到他家里,把他关了近一个星期。大斌等人还到单位闹事,结果付刚只能辞职,妻子也离了婚。最终,付刚只能逃到外地躲债,我现在每天只吃一顿饭,有家不敢回。

警方证实确有付刚一事,称已对周老八团伙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进行调查。

组织结构

周老八

周老八为第一头目,负责幕后操作,很少出面直接参与设赌局等违法活动。周老十

周老十、大伟、大斌、小刚、大全等则为第二层级,直接参与设局赌博、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高利贷按照月息10%20%偿还。

黑子等人

第三层级为黑子等人,协助周老八等站脚助威、寻衅滋事等活动。

12人团伙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

2010-8-25 8:45:23作者:yxlady来源:新京报分享至新浪微博

(记者张媛)因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多项罪名,前日,房山“周老八”团伙12人在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检方指控,在200310月至20104月期间,12名被告人在房山区长阳镇、良乡镇先后犯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赌博等多起犯罪。

  本报讯(记者张媛)因涉嫌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多项罪名,前日,房山“周老八”团伙12人在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受审。庭审持续了9个多小时,将择日宣判。

  指控事实1、以威胁手段获取拆迁工程

  前日上午930分许,在法警的押送下,周西连(绰号周老八)、周西廷(绰号周老十)12人,走进法庭接受审理。

  据了解,周老八兄弟俩分别出生于1968年和1971年,吉林省蛟河市人,均无业。与其同案的其他10名被告中,9人都来自吉林,系周氏兄弟的老乡。

  检方指控,在200310月至20104月期间,12名被告人在房山区长阳镇、良乡镇先后犯下强迫交易、敲诈勒索、非法拘禁、赌博等多起犯罪。

  根据起诉书,自20067月,周老八承租了太平庄村京周公路西的一处建材市场,并交给王海玉(已另案处理)负责日常管理。二人平时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而事实上周老八已有配偶。

  20088月,该市场的部分建筑面临拆迁。据检方指控,周老八以阻碍拆迁相威胁,强迫太平庄村村委会委托他,对市场及房山区残联办公楼进行拆迁,并获取了拆迁工程款人民币10万元。

  指控事实2、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

  起诉书显示,更多时候,“周老八”团伙主要靠非法拘禁、暴力讨债为生。2008313日下午,周老十等人在房山区长阳镇碧桂园小区,限制宋某的人身自由并对其进行殴打,致宋某多处皮下出血,经鉴定为轻微伤。

  20099月间,这一团伙又以讨债为由,在良乡镇鸿顺园限制欠款人的人身自由,在欠款人借机逃离后,他们又将欠款人的房屋长期霸占。而所谓欠款,据一些被害人称也是因为中了周老八的计。

  指控事实3、因琐事殴打食客导致案发

  直到20091114日晚,周老十酒后闹事,这一团伙才彻底暴露。

  当晚11时许,房山警方接到长阳镇一饭馆老板报警。据该老板回忆称,服务员于某曾和周老十交往过,但已分手。去年1114日晚10时许,周老十独自驾车来饭馆,要于某陪他过夜,于某不从,便遭到周老十殴打,正在就餐的食客上来劝阻也被打,随后逃离。

  饭馆老板说,周老十坚持要他交出这些食客,几分钟后,便有十余名东北男子持砍刀等打砸了饭馆。

  接警后,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与房山警方共同展开侦查,今年49日晚,特警、刑警、重案队等在良乡影剧院、太平庄小区、鸿顺园小区等地点,端掉“周老八”团伙,将周老八、周老十等人控制。

  由于涉案被告人较多,案情复杂,庭审一直持续到前天晚上7点。公诉人、被告人、辩护人充分发表意见后,审判长宣布休庭。

  此案将择日宣判。

  ■ 释疑

  检方未用“黑恶势力”字眼,值得注意的是,在检方的起诉状中,并未使用“黑恶势力”等词来描述周老八团伙。

  而根据此前的报道,在这一团伙中,周老八作为第一头目主要负责幕后操纵,其弟弟周老十等直接参与设局赌博、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其他人则主要负责站脚助威、寻衅滋事等。

  对此,北京市京国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淮扬认为,强迫交易、非法拘禁、敲诈勒索等,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经常实施的违法犯罪活动。不过,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一般组织结构比较紧密,人数较多,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或者通过贿赂、威胁等手段,引诱、逼迫国家工作人员参加社会性质组织活动,或者为其提供非法保护等。而在本案中,周老八团伙虽然使用了暴力、威胁等手段,但并没有上述涉黑罪名的显着特征。

  ■ 追访

  受害人至今不敢回家

  42岁的周西连(周老八)是吉林省蛟河市人,有人说,他1998年到的房山,当时是被一位外号“周生子”的老大叫来的。2004年,周生子死亡后,周老八成了“大哥”。

  如今,在房山区太平庄,提起“周老八”,很多人都听说过。

  根据龙经理的描述,周老八身高约175,较瘦、平头,每次见面也算客气,开车时按下喇叭、走路碰面点个头,平常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周老八行事低调,平时基本上都是手下出来办事,但也都是顶着他的名号。渐渐地,人们对他的传言越来越多,甚至传言是他杀死周生子。对此,警方表示,“周生子”案尚未破案,但未透露是否与“周老八”团伙有关。

  周老八团伙被控制后,由于担心被报复,大部分曾遭其勒索的受害人仍旧不敢报案,警方上门取证时,也不愿配合,还有的受害人一直躲在外地,不敢回家。

 

一名受害人在朋友饭馆前讲述饭馆被砸,老板被打的阅历。4月,警方打掉一占据太平庄多年的东北恶权势团伙。

 

本报讯 直到昨日,曾为房山区某政府机关股长的付刚(化名)仍在外地躲债,不敢回家。付刚称,2008年被迫与周老八团伙赌博,输掉400余万后,还欠下260万的高利贷。为此,付刚丢了工作,离了婚,一人逃到外地躲债。周老八是房山的黑老大,没人敢惹他。

房山警方证实,经查,绰号周老八的周西连是房山一带的恶势力头目,该团伙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寻衅滋事等。49日晚,大量民警兵分八路将该恶势力团伙打掉,周西连等10名犯法嫌疑人落网,在逃人员仍在抓捕。

东北人来京成团伙

521日,房山太平庄小区内,随处可见警方通告。“49日,警方打掉周西连(绰号周老八)黑恶权势团伙。该团伙长期横行乡里、欺负百姓、巧取豪夺。

警方职员先容,40多岁的周西连人称周老八,吉林省蛟河市人。1998年前后,周老八来到房山发展,几年间以周老八为首的一批蛟河市人在房山区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挑衅滋事、非法拘禁他人。

对于周老八团伙,警方早已在暗中侦察,但由于周老八作案手腕隐秘,警方一直未找到有力证据。往年1114日晚,长阳镇一起挑衅滋事案件,成为警方的突破口。

饭馆被砸成导火索

当晚1138分,房山警方接到长阳镇朋友饭馆老板黄立波报警。黄立波称,房山周老八的弟弟周老十将他打伤,还将饭馆女服务员于洋强行带走。民警敏捷到现场调查。

我不敢杀人,可见到周老八和周老十,我真想拿刀杀了他们。”521日,44岁的黄立波提起半年前的事情仍一脸怒火。

黄立波称,饭馆女服务员于洋曾与周老十来往,随后分别。去年1114日当晚10时许,周老十独自驾车来到饭馆,让正在干活的于洋和他去过夜。于洋不从随即遭到周老十殴打,正在就餐的一拨食客看不过往,上前劝阻周老十。成果周老十对这些食客大打出手,混战中周老十挨了几拳。

我劝架说这是周老八弟弟,这拨客人都吓跑了。黄立波说,周老十却一口咬定,他和食客认识,逼着我找人,否则就让饭馆关张。

几分钟后,10余东北男子驾车来到饭馆,分发完砍刀、镐柄后,冲进饭馆打砸,并揪着于洋和黄立波痛打。随后,周老十带人押着黄立波和于洋出门上车,几把刀子顶在我腰间,让不许报警。黄立波说,他后来被扔下车,对方扔下一句找不到那拨人,你的饭馆别开了!”“周老十强行带走于洋,直到15日清晨,于洋才被放回。

出动特警端掉老窝

警方职员称,民警依照周老十等人逃跑方向展开追捕未果。随后,北京市公安局请求刑侦总队与房山警方共同侦察此案。

经调查,周老十的哥哥周老八是房山一带的恶权势头目,多起案件均与周老八有关,涉嫌设赌局放印子钱、非法拘禁、挑衅滋事等。

警方经过6个多月侦查,摸清周老八团伙组织构造和职员。为了不打草惊蛇,侦察员采用跟踪方法对周老八团伙进行盯守。

今年49日晚上11时许,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和房山公循分局特警、刑警、重案队等赶到房山区良乡影剧院、太平庄小区、鸿顺园小区等8个地点,将周老八团伙端掉,周老八、周老十、大伟、大斌、小刚等10名犯法嫌疑人落网,目前警方正在对团伙在逃人员进行抓捕。

典范案例

政府干部陷赌局 欠印子钱辞职

付刚曾是房山区某政府机关的干部,有个幸福的家庭,过着舒畅的生涯。他称因与周老八团伙打过一次交道,就过上工作没了,媳妇没了,外地躲债的生涯。521日,记者与身在外地的付刚取得接洽,他在电话中讲述自己阅历。

付刚称,2008年,因自己的朋友得罪了人,他帮忙找到周老八手下兄弟大斌和小刚说和。事情了后,大斌和小刚接连3个星期给付刚打电话,请求见个面。

躲不掉,我硬着头皮往了。付刚称,会晤后,大斌等人说八哥给你办事,一点没含混,你的架子倒是很大。随后,付刚被大斌等人请求凑个牌局玩会儿,一场牌下来付刚输了7万多。

此后,大斌等人打牌,付刚被要求必需到场,他先后输了400多万。身无分文后,大斌就借钱给付刚,每笔钱依照20%的月息盘算,成果付刚欠了260多万高利贷。

每个月得还20多万,还不上钱就找我闹事,说不还钱就整理我家里人。付刚说,大斌带人到他家里,把他关了近一个星期青苹果。大斌等人还到单位闹事,成果付刚只能辞职,妻子也离了婚。终极,付刚只能逃到外地躲债,我现在天天只吃一顿饭,有家不敢回。

警方证实确有付刚一事,称已对周老八团伙涉嫌设赌局放高利贷、非法拘禁等进行调查。

组织构造

周老八

●“周老八为第一头目,负责幕后操作,很少出面直接参与设赌局等违法运动。

周老十

周老十、大伟、大斌、小刚、大全等则为第二层级,直接参与设局赌博、放印子钱、非法拘禁等,高利贷依照月息10%20%偿还。

黑子等人

第三层级为黑子等人,协助周老八等站脚助威、寻衅滋事等运动。新京报制图/郭宇

 

 

】【关闭窗口
365bet怎么上不去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