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指导 >> 文章正文
司法实践中“先供后证”的特殊证明功能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刘静坤


【案情回放】

200722616时许,被告人赵士申来到山东省东平县东平镇王恒云的租住处,发现院门紧锁,家中没人,遂从院门南侧翻墙入院,将堂屋东扇门下方贴糊的三合板揭开,钻入屋内行窃。赵士申在屋内翻东西时,听见外面大门响动,其随即躲在堂屋和东配房之间的夹道中。此时放学回家的王恒云之女王某(被害人,殁年9岁)开门进院打开堂屋门后,被尾随的赵士申堵在屋内。赵士申强制王某脱光衣服躺在卧室内的床上,后为灭口而用手掐住王某颈部,又从东间屋南墙下的连椅上拿起一把菜刀连续砍击王某数刀,致王某颈部损伤致颈外动脉破裂大失血死亡。赵士申随后从现场床北侧地面上的背包内翻得现金170元。为毁尸灭迹,赵士申用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点燃床单纵火焚烧现场。另,赵士申多次实施盗窃,窃取财物共计11950余元。

山东省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赵士申的行为已分别构成故意杀人罪和盗窃罪,应依法数罪并罚。赵士申持刀砍杀无辜幼女,并放火焚尸灭迹,犯罪手段特别残忍,犯罪情节特别恶劣,实属罪行极其严重,且系累犯,应依法从重处罚,对被告人赵士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1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1万元。宣判后,赵士申提出上诉。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最高人民法院于20122月核准被告人赵士申死刑。

【各方观点】

在客观性证据缺乏的案件中,被告人在侦查初期认罪之后通常会翻供,彻底否认自己的犯罪事实,或者避重就轻,例如仅仅承认入室盗窃但否认实施杀人行为。此种情况下,认真梳理被告人供述与相关证人证言证明相关事实的先后顺序,判断是否存在先供后证的情形,对于判断被告人的认罪供述是否真实,翻供是否合理,进而准确认定案件事实,具有十分关键的作用。本案就是在被告人做出认罪供述后根据其供述向相关证人核实现场及证据情况,判断被告人的认罪供述具有真实性,进而认定案件事实的一个典型案例。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赵士申为掩盖其盗窃犯罪行为而持刀杀人并焚烧现场及尸体,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赵士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多次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又构成盗窃罪,应依法数罪并罚。

被告人赵士申最初如实供述杀人及盗窃事实,并表示愿意积极赔偿被害方损失。但在原审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后,赵士申上诉提出,原判认定其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没有杀人,只是在现场放火。原审二审认为一审认定赵士申故意杀人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案件发回重审后,赵士申始终否认故意杀人事实。其辩护人提出,认定赵士申犯故意杀人罪缺乏直接、客观的证据,属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案件发回重审后,检察机关补充了相应的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赵士申的翻供理由不能成立,其认罪供述能与在案证据相互印证,足以认定赵士申的故意杀人事实。赵士申上诉后,二审法院认为,本案虽没有客观证据直接锁定赵士申作案,但现有证据可以认定赵士申的认罪供述真实可信,其翻供理由不能成立,在案证据足以认定赵士申的故意杀人事实。

【法官点评】

被告人认罪后翻供的应结合先供后证来认定案件事实

1.“先供后证的特殊证明功能

对证据的审查判断是一项专业性和知识性很强的工作,两高三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中确立了对证据证明力的综合分析规则。该规定第三十二条第一款指出:对证据的证明力,应当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从各证据与待证事实的关联程度、各证据之间的联系等方面进行审查判断。在司法实践中尤其是在疑难案件的办案过程中,只有整合存在关联的诸多证据,形成系统的证据链条,才能对证据的证明力作出准确的判断。

在实践中强调要重视客观性证据和科学证据,摒弃口供中心主义的办案模式,但这并不是简单地否定或者贬低口供的证明价值。口供作为直接证据,如果经过查证属实,就能够一步到位地证明案件事实,成为定案的关键性证据。当然,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这就要求对于口供证明价值的审查,需要结合其他在案证据进行。

就口供与其他证据的形成时间和来源来看,实践中主要存在先供后证先证后供两种情形。从证明价值上讲,在先证后供的情形下,除非能够确保被告人供述的自愿性和合法性,否则无法确定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相比之下,在先供后证的情形下,如果其他证据经查证属实且与被告人供述相印证,就能够证明被告人供述的真实性,因为在侦查人员事先不掌握相应证据的情况下,被告人供述中提及了相应的案件信息和证据,就表明其掌握了普通人不可能掌握的案件情况,进而表明其与特定的证据和案件事实之间存在关联。

先供后证的情形下,如果根据被告人供述、指认直接提取到隐蔽性很强的客观性证据,既能建立被告人与隐蔽性客观证据间的关联,又能印证被告人的供述具有可靠性,对于认定案件事实非常重要。对此,《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十四条专门规定:根据被告人的供述、指认提取到了隐蔽性很强的物证、书证,且与其他证明犯罪事实发生的证据互相印证,并排除串供、逼供、诱供等可能性的,可以认定有罪。

实际上,先供后证的特殊证明价值不仅体现在根据被告人供述提取到客观性证据的情形,对于言词证据,先供后证也同样具有特殊的证明功能。尤其是对于室内放火案件等变动现场,侦查人员、被告人和熟悉原始现场情况的人(如户主)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具体言之,侦查人员通过勘查现场了解变动后的现场情况,但不了解原始现场情况;被告人通常了解原始现场情况,但不了解变动后的现场情况;熟悉原始现场情况的人(如户主)也不了解变动后现场的情况。如果被告人先做出认罪供述,详细描述了原始现场和相关证据的初始情况、作案经过,侦查人员尽管能确定其供述的作案经过是否能够导致变动现场情况,但却不能确定被告人供述的原始现场和相关证据的初始情况是否真实,通过向现场户主或者其他熟悉原始现场情况的人调查核实原始现场和相关证据的初始情况,就能够核实被告人的供述是否真实可靠。这种言词证据的先供后证同样能够帮助法官判断被告人供述的真伪。

2.实践中应当注意结合先供后证来认定案件事实

具体到本案而言,案件现场是一个封闭的室内现场,作案人杀死被害人后放火焚烧现场,导致现场未能提取到关联性的客观证据。被告人赵士申归案后供述,其进入被害人家盗窃过程中遇到小女孩回家,其强迫小女孩脱光衣服躺在床上,为制止小女孩呼救又从现场东间屋南墙下的连椅上拿起一把菜刀杀死小女孩,后从现场窃走170元现金,并放火焚尸灭迹,其离开现场时遗落在现场70元现金,并听见隔壁有狗叫声。

由于被告人赵士申供述了诸多与原始现场和证据相关的细节情况,公安机关随即针对这些细节展开调查,询问了相关的证人,核实了诸多重要细节的真实性。首先,在被告人赵士申详细供述现场布局及现场物品摆放情况的基础上,侦查人员询问被害人之母王恒云,王恒云证实了现场被火灾破坏之前的物品摆放情况,尤其是现场菜刀在案发前的摆放位置以及赵士申从现场窃走170元现金的情况,均与赵士申的供述相印证。其次,被告人赵士申供述离开现场时在现场遗落70元现金,该情况得到赵士申同居女友的证实,侦查人员随后询问相关证人。证人吴绪芳证实,其在案发后消防队员救火期间发现现场东屋门前附近处有一张折叠的50元面值的钱,后告知燕伟将钱拾起,实际上该50元现金中还夹着一张20元现金。该情况得到证人燕伟和消防队员代圣龙、李斌、沈广安等的印证。再次,被告人赵士申供述其离开被害人家时听到隔壁狗叫,侦查人员随后询问被害人邻居王桂英,王桂英证实,其家中养了两条狗,有人到其家东边的胡同时狗就叫。上述情况均是赵士申供述在先,相关证人证言印证在后,系先供后证,能够证实赵士申的供述具有真实性。此外,被告人赵士申供述的作案经过还与在案的其他证据相印证,足以认定。

被告人赵士申翻供后对案件事实作出诸多针对性的辩解,但始终承认入室盗窃和放火行为。其主要辩解如下:其入室盗窃离开现场后发现遗失70元现金,其重返现场找钱时在厕所位置看见堂屋门前有钱,还在该处看见大门从里面反锁;其基于好奇心进屋查看时发现被害人遇害,看见被害人颈部伤口往外冒血泡,其因担心牵连自己而放火焚尸灭迹。结合在案证据分析认为,赵士申辩称是为寻找遗失在现场的70元现金而重返现场,但其重返现场后却未拾走该现金,且因现场环境的限制,其在现场厕所位置既无法看见堂屋门前位置是否有钱,也无法看见大门是否上锁;如果其在现场观察几分钟后才进屋,并看见被害人颈部冒血泡,就说明被害人应当是刚刚被害,如系其他人作案,赵士申应当遇见所谓的作案人,可见该辩解存在明显的矛盾;此外,赵士申归案之初供述其与被害人交谈时得知被害人没有爸爸,且其能够证实被害人的衣着情况和体貌特征,该细节足以认定其与被害人有过接触和交谈。综上,可以认定赵士申仅去过一次现场且曾与被害人有过交谈,其提出的上述辩解均不能成立。结合赵士申的认罪供述,可以认定是其持刀杀死了被害人。

(作者单位:最高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
365bet怎么上不去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毒品常识什么是麻果,K..
·检察院刑事案件管辖范围
·李某某强奸案无罪辩护成..
·我所担任房山周某等十二..
·商业贿赂及法律责任
·刑事申诉书--李某挪用公..
·王某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
·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
·《关于办理商业贿赂刑事..
·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范围是..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